媒体报道

劳动观察:拜个工人当师傅|刨花飞泻:手执的是木头,打磨的是心性

日期:2021-08-23     点击量:

“三年学徒,五年半足,七年才能成师傅。”时光中锤炼的是技艺,打磨的更是心性。

如今,大众对木匠这一称谓的熟悉度,仿佛隔着好几个时代。然而,在人们熟知的红楼园林上海大观园内,木花飞泻的舞动画面正酣,斧锯声声在耳,刨滑凿动,墨线收放。园内的古建筑修缮项目正在如期推进。

木匠,并不只是做榫卯、造斗拱,甘当工厂里、枯灯下的“苦行僧”,还映衬出一种工作态度———耐心、一丝不苟,舍得花时间和精力去“斤斤计较”。

近日,劳动报记者走进上海大观园,拜上海建工园林集团旗下园林工程公司木匠师傅王林弟为师,对木工进行了一回亲身体验。

师傅和木头打了大半辈子交道

建筑既能遮风挡雨,也是一段凝固的历史。坐落于青浦区淀山湖西侧的上海大观园始建于1981年,园林古典建筑面积约8000平方米,布局广阔、景点众多,是根据中国清代名著《红楼梦》的描写设计而成的大型古典园林。

然而因为建筑单体历时年久,不少构件存在不同程度的残损,一些椽子等木构件局部腐朽。2021年5月,上海建工园林集团旗下园林工程公司遵循修旧如旧的原则进场施工,修缮包括大观楼群房、梨香院群房及蘅芜苑等,面积达2956平方米。

木工行当里,建筑叫作“大木”,家具称作“小木”。今年已过50岁的王林弟16岁那年入行,从木工学徒做起,和木头打了大半辈子交道,既通晓“大木”手艺,也擅长“小木”制品。

“你看这里的建筑,梁坊、桁条、戗角、椽子等古建筑结构构件都需要木作施工,一些门窗、挂落、雀替等,用的是纯榫卯结构连接,”移步深入大观园内正在修复的大观楼,王师傅带着记者一路“补课”,“你看这个门窗,分上腰板、中腰板、裙板和下腰板四层结构,顺序不能有错,要首尾贴合,一气呵成……”

想出漂亮的刨花,一点儿也不简单

一尾长木凳,一节木料,加上一组木工必备的工具:刨子、锯子、角尺、锤子等,这就是今天拜师学艺的木工台了。王师傅让记者学做的,是古建筑围栏中的一小段榫卯结构,它将被用于大观楼东西阁上层的栏杆之中。

“用刨子,手势很重要。”先从最基础的刨木开始学,“两个食指顶在刨口的两侧,两个拇指顶在刨手的后面,便于发力,也防止木料划伤手指。”王师傅边教边演示,只见刨子在他手中平滑推出,刨花顺势卷起,看起来再容易不过。

可换了记者上手时,画面瞬间变得颇为难看——由于发力不对,刨子在手中抖抖霍霍根本推不出去,不是卡在半路,就是根本没刨到木头。用同一个刨子,王师傅刨出的面即光滑又平整,而记者刨出的是粗糙而折纹的板面。

“发力时,刨子放平后再推拉,不要左右震前后颠,保持平行;向回拉时,刨子不要离开木料,重推轻拉。”王师傅拿过刨子,重示范要点,“呲呲……”一串串蜷曲的刨花接连从刨子上滑下,将打着卷儿的刨花扯开,中间部分几乎是半透明的,薄如蝉翼。

“记住要领后,没有其他诀窍,反复多练才能找到感觉,”几番埋头尝试下,记者也算渐入佳境,虽然还不能做到次次平滑推出刨子,但几回成功的经验中,看着这微卷而出的刨花,第一次感受到了它的美。

不用一针一钉,严丝合缝

刨好了木料,师傅把一把角尺和铅笔塞到记者手中,要开始划线了。

所谓划线,就是根据图纸尺寸及实际放样尺寸在规格木料上画卯口、榫肩、裁口及造型线,要求准确、方正、不走形。“木工划线,只有两点,细,匀。在能看清楚的前提下,线条越细越好。”照着师傅的指示,记者拿笔依样开划。

“干脆点!别来来回回的,”划到一处长线时,记者下笔有些犹豫,期间反复在同一处划了两次,没想到,师傅立马叫停:“划线切忌同一条线来回划拉,要一下子拉过去;这么精细的活儿,你一根线来来回回划这么粗,是很不好的习惯。”

画完线,就是凿子凿、锯子拉的环节了。有句俗话说“木匠好学,斜眼难凿”。在用榔头敲打凿子凿眼时,师傅先帮着起了头,而一番敲打下来,记者已在心里默念“做木工真是个体力活!”

“现在能用机器做的东西大部分都不用手工做了,其实手工做还是精细些,就是费力气,比较慢,”开榫凿卯、起线断肩、裁口成形,王师傅带着记者依着之前的画线,一点点对木材进行加工,“注意锯锯子时的姿势,右手小拇指放在锯子下面,左手握在右手锯条的上面,这样锯子就稳了……”

加工完成后,记者早已满头大汗。此时,榫头和卯眼终于能组装到一起了。“古建筑的灵魂说白了就是榫与卯的纠缠,不用一针一钉,仅仅凭着木匠的妙手生花,木头们就得以‘永结同心’,”王师傅对记者说道。

因此,虽是极其简单、基础的一段榫卯结构,但当记者最终将它们拼合到一起后,不禁感叹,原来这才配得上“严丝合缝”四个字。

“匠心”正如顶梁柱,不变形不开裂

“做木工活,选材很重要,测量、凿眼、刨木要精细,煮木要用柴火掌握火候……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马虎。”说起木工活,王林弟师傅很是认真。细看他的一双手,上面常年沾满了木头的味道,手心里也磨出了厚厚的老茧。

上个世纪,木匠活儿是很吃香的职业,几乎家家户户都要找木匠来打制家具或者建造房屋。

王师傅回忆,木匠在当时很稀罕,甚至需要找熟人、托关系才能拜师学艺。木匠也很受人尊敬,一般在后面都要加上“师傅”两个字,每家用的日常家具,比如桌子、板凳、书案、木桶等需要木匠做。

“三年学徒,五年半足,七年才能成师傅。”时光中锤炼的是技艺,打磨的更是心性。

只希望刨花,不要停。师傅对记者说道,“如今像凿子、刨子、铲子等传统木工工具,统统可被机器取代,但古建筑里头的那些木工结构,看似平凡无奇,却蕴藏着祖先们的精工巧思。”

木工中的榫卯结构,讲究严丝合缝,王林弟对待木工,也一丝不苟、认真负责。在他心里,“匠心”正如一根顶梁柱,三十余年历经日晒雨淋却不变形、不开裂、不弯腰,坚挺如初,方能成材。


ca888亚洲城游戏
关于我们
集团简介 董事会与高管团队 组织架构 企业荣誉
ca888亚洲城游戏
集团要闻 媒体报道 2021欧洲杯投注下注平台
业务领域
建筑施工 设计咨询 房产开发 城建投资 建材工业
大发官方网站登录
文化理念 员工风貌 社会责任
科技创新
核心技术 知识产权 领军人物 科研项目 科技成果 主要装备 研发平台
大发官方网站登录
公司章程 股东回馈 股东大会 公司公告 定期报告 经营简报 重大项目 投资者服务 可持续发展
党群工作
党建工作 工会工作 建工青年
大发官方网站登录
加入建工 联系我们 教育培训